混迹在香港街头(下)

为了体验一下这种老旧的双层电车,我们在站台等待它的出现,票价便宜,算是坚守。

为了体验一下这种老旧的双层电车,我们在站台等待它的出现,票价便宜,算是坚守。

这次纯属工作原因去香港,因此没有特意去购物、去迪士尼或者其他常规线路,只是因为需要街拍,有好几天暴露在香港大街上,也和一个香港本地同龄人聊了很长时间,彼此都问了一些最想问的问题。此行对香港有一个浅显的了解,香港并非我们脑海中的回归祖国的孩子,而是一个已经有自己独立意见的成年人,强行认亲20载。我们人为的回归,本地人认为的末日,更多的是迷茫和不确定性,二十年前电视直播香港回归,举国欢腾,而6月30日香港兰桂坊里的人把这一天当做末日来狂欢。这几年内地发展已经远远超越香港,而香港后程发力疲软,陷入各种问题之中,而这种落差是很多港人无法接受的,落寞而优雅的城里人遇到崛起而粗狂的乡下亲戚,又必须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,难免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。

继续阅读

甘南扎尕那徒步露营游记

这是一篇迟到四个月的游记,一直压在硬盘里没有写,一拖再拖,一直拖到旅行的印记都已模糊,拖到自己都开始怀疑大宝还是不是当初的那个大宝。最终计划,一定赶在鸡年钟声敲响前把游记写完,算是给2016年画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2017年1月19日

“我平生从未见过如此绚丽的美丽景色,如果《创世纪》的作者看到迭部的美景,就会把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” —洛克

这是约瑟夫 洛克对于扎尕那的赞美,这里也是我们此篇游记里的目的地,甘肃 甘南藏族自治州 迭部县 益哇乡 扎尕那村。

回到2016年中秋节前的某天,自己按耐不住出行的冲动,微信和扯皮联系,出去玩不?哪里?先说出去不?走哦!那先准备装备。简短几句话就成行了。彼此按照多年的默契各自准备自己和公用装备,至于目的地,其实我心里早就有了一个地方:甘南-扎尕那。曾经在若尔盖花湖向东北方向眺望远山,一直想知道山的那边是哪里。毫无准备,毫无攻略,甚至到了扎尕那以后是怎样的行程都没有规划,就是心里有一个目的地,想去那里看看。一对CP开着车就出发了,此行算是说走就走的旅行。两个大男人,中秋节抛妻弃子、义无反顾的往山里钻,这也没谁了。五年前总觉得能够出去疯都是应得的,现在感觉每次能够出行都是意外之旅,人生计划之外的。这也许就是30岁到35岁的变化吧。

继续阅读